广告位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永乐国际永往 >

长汀有什么特色小吃值得推荐(最好有图)?

2020-02-15 16:01永乐国际永往 人已围观

简介先写回答后补图。图片非原创,因为在外地,我也不可能去拍摄这些食物,只能尽量在网上找比较接近的图。 我心中永远的最爱。长汀猪肉的品种与外地不同,导致我离开故里就没有办...

  先写回答后补图。图片非原创,因为在外地,我也不可能去拍摄这些食物,只能尽量在网上找比较接近的图。

  我心中永远的最爱。长汀猪肉的品种与外地不同,导致我离开故里就没有办法再吃到这样好吃的汆肉。就算做法一样也没用。我曾经在莆田吃过炝肉,其实做法是接近的,但是因为原料问题,窃以为没有老家的汆肉好吃。

  有年走亲戚有幸在乡下吃到了红菇汆肉,好吃到哭。红菇的鲜甜味配和滑嫩的汆肉,实在令人难忘。

  这道菜是我爹的拿手菜。河田鸡的肉质特别嫩,不同于其他地市的鸡肉容易柴。盐酒鸡如果讲究做法确实可以让鸡皮Q弹,比肉还好吃。

  我外婆的拿手菜,一般过年做不少用来送给亲戚朋友当礼物的。烧成以后需要切片和其他食材二次翻炒。我最喜欢烧大块炒笋干,笋干吸油,和烧大块在一起相得益彰。烧大块中最好吃的是变皱的猪皮。

  如果在肉少的情况下吃到肉味,我想簸箕坂解决了这个问题。米皮的嫩滑加上葱油和一点点肉,带来了极大的享受。和肠粉不一样,簸箕坂包的东西反而要少才好吃。

  离开长汀后我确实没在外地见过这种拌面的方法。或许对于本地人不值一提,他们甚至没有办法体会葱油面的可贵与可爱之处。面里面定有两片青菜叶子齐齐地码着,绿油油地勾引着人的胃口。

  其实长汀关于豆腐的东西不少。虽然说是豆腐圆,但是我心中的豆腐圆是切片和冬笋一起烹饪的那种水灰色的东西。

  这也是一个和豆腐有关的菜。不知道在外面还能不能吃到。我其实还听过一个只在大人们口中提及的菜,水龙圆,听说制作不易,已经基本见不到卖的了。虽然都是“咸鲜”口的,长汀的菜却那么与众不同。我在别地的土菜馆里,总难吃到这么清淡的菜罢。

  我小时候吃的芋子饺可大了,像手掌一样长。那时候我一个早餐能吃4个呢。葱油调味的,在长汀医院门前的路上有家馆子,老旧到开门需要搬木板,白天进去也黑黢黢的,但是是我童年关于吃印象最深的回忆。

  豆腐角是在直角三角形的豆腐斜边上划一道,在里面塞上肉。也有人把这种做法成为“酿”。本身倒也没什么,要配合肉汤煮出来才好吃。这道菜,我印象最深的是在三元角那里的酒楼吃的那回,素净却别有滋味。

  这我不能确定是否是客家菜。是我外婆的拿手菜之一。酸浆豆腐切好,用油煎得微泛金黄,再和青菜一炒可以出锅了。这是我爹的最爱,虽然他自己不会做。

  在我舅婆还未生病前,最擅长制作的就是这个小吃。每次去,都给我拿两个吃着玩。圆心很松软,外边酥脆,算是童年零食了。

  我外婆的拿手菜之一,每次都是我用研钵磨葱姜蒜汁,等着出锅浇上去。白斩对食材的新鲜度要求很高,任何一点不适都会让人尝出异味。而葱姜蒜研磨的细腻程度,也成了这道菜调味的关键。大抵粗粝的姜末总是让人出戏吧。

  “汆”意味淀粉薄薄给猪肝芡上一层,如何才能既滑爽又不让人尝出粉感,很是考验工夫。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就是刀工。薄片和厚片的口感有云泥之别。就因着这一个原因,我爹做出来的是美食,我娘做出来的就成了堪堪能填饱肚子的食物罢。

  把它们俩放一起是因为它们都是极其需要刀工的菜。不论是猪肝还是腰花一定要切成极薄的片,才能成为可口的美食。我在外地吃腰花往往是爆炒,并且加上极重口味的调料去味。然而在长汀,巧手的师傅们,就这么切成小薄片,在汤里一滚,又嫩又弹,让人惦记。

  半肥半瘦的肉,有淀粉和老抽一芡,腌制一会。给盆底铺上几层紫菜,将腌好的肉码上去,上锅蒸。出锅就是外婆家美食中最好吃的一道菜。犹记得那年高考,外婆隔三差五给我送餐,回回都有干蒸肉,愣生生让我吃胖了十几斤。紫菜的鲜味和肉的鲜味合在一处,成就了极其美妙的味道。这样的搭配倒也在别处见过,比如八爪鱼红烧肉、干贝排骨汤。

  身在福中不知福,说的便是小时候。我的家人们都很会煲汤。有时候是肉汤中放上一点墨鱼,有时候是豆腐皮肉片汤,哪怕是只有青菜和蛋,他们也能制作出令人餍足的汤。这点在离家后显得尤为难得。我曾喝过大名鼎鼎的莼菜羹,莼菜本身倒是不错,汤未免有些煞了风景。而外面的馆子又大多是香精横行的所谓高汤,口感全然没有食材直接制作的汤那样的野性。我小时候鼻子总是很灵的,大人们老要我闻汤猜食材,虽是一点逗弄我的小游戏,如今回想起来却也别有一番乐趣。

  我看到他们说春卷了。萝卜丝春卷总能勾起我的兴趣。然而油炸食品在小时候就被禁止过量食用。所以看到春卷就能听到我们家小朋友口水的声音。酥脆的油炸食品总是在刚出锅的时候最是美味,却也最是烫口。这样想想倒好似还有一番人生哲理似的。

  嘛,这道菜的菜名就是这样随性,因为如果按照客家话的真正发音翻译,这道菜应该翻译为“将地瓜粉搅拌在一起”。我毫不怀疑客家菜中有些菜是因为当年物质短缺而被创造出来的,当然我猜测的那些菜和实际的菜可能并不是一个。将地瓜粉攒成团子入水煮熟,捞出放到水中冷却。再入锅和各种各样的菜丝一起爆炒,出锅就是我娘这一辈最惦记的美食。难以置信,她们不想吃鸡鸭鱼肉,只想在外婆家吃上这样的一道菜。

  这道菜制作是需要工具的。磨斗?我至今不知该如何翻译它。磨“大薯”是个体力活,这道菜的乐趣恐怕更偏重于制作。这是一道可以动员全家一起制作的菜。还有一些比如端午节包粽子,过年炸年糕,玩兴倒大于吃了。

  这是个时令菜,和烧大块一样是过年的伴手礼。甜甜的年糕被炸得通体金黄,嗯,不得不承认形状和颜色特别像便便。在甜食不多见的小时候,它在小朋友心中还是有些分量的。不过到如今,只怕一年不如一年吧。

  别人家的青团都是可爱的圆饼状,我们那的清明时令糕点,就成了墨绿色圆柱状的物事。然而它不是艾草染就的,青草的气息倒比艾草还要浓郁。有人说是鼠鞠草,然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我,并不清楚。这种小糕点很是清新,略略有点甜味,小时候都是冷着吃的,口感像是贴着淌水的大理石壁一样清冽。

  将鸡蛋灌进猪小肠中蒸熟,就得到了蛋珍。虽然炒菜和做汤皆可,个人还是偏好做汤的时候放入,大抵我对于汤始终比较偏爱吧。蛋的滑嫩和肠衣的Q弹在咀嚼中合并在一处,我常常好奇是什么人有这样的奇思妙想。这样一个小吃食,离开家乡后我再也没能吃到过。甚至在网上连图都找不到,不免让人唏嘘。

  这个没有图,我也没吃过,估计是失传了吧。老一辈人对它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。大抵类似同安封肉一样的菜。

  作为一个长汀人,走过很多的路,看过很多的风景,吃过很多地方的小吃,但我最爱的还是长汀的小吃,久久地在我记忆中无法忘怀!

Tags: 薯包子 

广告位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164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